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鄉民101熱門

搜索

[美妹] 舞蹈老師的筋開腰軟會旋轉

[複製鏈接]

凡德賽|發帖時間:2020-5-21 15:52:19 查看:313|回復:0

aaaabhVmS.jpg



那天晚上,大約九點多。
酒吧的鐵門拉起…


我與我的朋友Fiona穿過狹窄的階梯,
推開了稍重的木門,坐在貼滿貼紙的吧台。

我們點了兩杯調酒。



『你是在緊張甚麼?』

Fiona的粉拳敲擊我的左肩,將我從不知所措打回這稍嫌老舊的木製吧台。

我怔怔的看著酒杯的酒,點了一根菸。


(嘶…呼…)


『媽的!就怕她看到我轉身就走啊!哈哈哈』

是的,那個她…
是未曾見面過的陌生人。

最近的距離僅僅只是通訊軟體的邀約,
照片上的她,如此迷人。

嘴角勾起的角度是八分的甜度,
髮絲垂下的長度襯著小巧的耳朵比例顯得伶俐,
細長的頸部暗示著我的唇能延伸的距離。

身上的鮮紅花裙如火,
隔著螢幕燃燒著深夜唯一的火種。
裙擺搖曳的瞬間捕捉的如此巧妙。


於是乎,我對於這一個會面感到緊張。


『可以的啦!你又不是第一次撩妹。』
『幹,我也不是第一次緊張啊!』


Fiona持續對著我的緊張展開猛烈的攻勢,

但隨著時間與酒精的消逝,
我的自信逐漸回到我的懷抱。


(登登登)

手機響起了訊息提示。

是酒吧門口的圖片…


『她來了!』

我走到了門口,拉開了木門。


『Hi!』

她與外表十分相符的嗓音帶著一絲甜膩。
嬌小的她遵循著我右手的方向朝吧台走去。
那步伐輕盈,我在後方看著她背部的溝壑…

我的目光著實的在那深邃的線條中漫步了幾番。

『這位是Fiona。』
『這位是Bessie。』

我站在兩人中央以手勢與話語介紹了彼此。


而Fiona此時則早已提起手提包準備離去。


『加油啊!晚上別跟我說你自己回家了。』


Fiona經過我的時候悄悄的調侃了我,
我的回應是國際通用的右手第三根手指。


坐回吧台,我與Bessie獨處。

『我點?』
『恩,你決定。』

對於幫忙點酒這回事,還是值得自豪的。

尤其當對方是迷人的女性。


不久,兩杯酒呈上。

『你那杯是甚麼?』
『Moscow Mule。』

她輕啜了一口,嘴唇的柔軟在杯緣上輕巧展露。

『我的呢?』
『Kamikaze,中文是神風特攻隊。』
『哈哈哈,為什麼要取這個名字?』
『恩…大概喝完會腦衝吧。』

她微微的笑了一下,啜飲了一口。
杯緣的鹽圈開了一個缺口,是她兩端嘴角的寬度。

『你的比較好喝。』-她說著。
『妳的比較好喝。』-我笑著。


我們開始了我們的對談與接觸。

<第一杯酒>
我們討論著工作。

她微微側著身,頭對著我。
手肘與吧台的木製桌面相接。

我側著身,將胸口對著她。
右手撐著吧台,左手則懸掛在椅背。


<第二杯酒>
我們討論著興趣。

她微微側著身,頭枕在左手手掌。
右手在左手手肘的夾縫當中。

我側著身,將胸口對著她。
右手置於吧台上,點著香菸。
左手仍然懸掛在椅背,她的椅背。

方便我隨時擁她入懷。

我們的椅子早已拉近許多,
那是我刻意的舉動,
藉口則是為了讓她不必扯嗓子說話。


<第三杯酒>
我們討論著性史,主要是討論我的性史。


喝著索價不斐的whiskey,
耀眼的棕色在昏黃燈光中搖曳。
帶著幾分醉意的我們共享一杯足矣。

『你吃這麼多外國人,那你會說很多國語言嗎?』
『沒有,幾乎每一國語言我只學幾個詞啊!』
『比如說?』
『Chica Bonita 是西班牙文的漂亮小妞。』
『te quiero,是西班牙文的我妳。』
『YA lyublyu tebya,是俄羅斯文的我妳。』

我盡力的將各國的詞彙傾訴而出。

『那...法文呢?』

『恩…Voulez-vous coucher avec moi?』
『甚麼意思?』
『妳今晚要不要跟我睡?』
『喔...好啊。』
『妳要說...Oui!』

我將左手順勢摟上她的腰撫了撫,將右手的菸熄滅。
腦中充滿狂喜,急忙結帳後與她走到路旁準備招計程車。

在車上,我們牽著手。

香菸與酒精的氣味充斥我們的衣物。
但那不重要,待會都會被褪置在房間的地毯上。

『我肚子餓了。』-她撒嬌說著。
『我也沒吃晚餐。』-我笑著回應。

在車上,我們擬定了待會的宵夜行程。

我們仍然滿嘴不停討論著食物,
就連走在旅館昏暗的走廊時也仍然猜測麵攤是否美味。


進了房間,我們將包包放下。

她的背部線條很美,健康的膚色在昏黃的燈光下仍然耀眼。

口腹之慾此時本就不該存在,
如此佳人在眼前,誰還能抗拒?

『妳好美。』-我抱著她。
『等不及了嗎?』-她湊近我的懷裡。

我從後方將頭向前探,下巴與頸部輕巧的置於肩膀。

(唔…嘖…唔…)

我們的唇如同舞池中央的舞者,
熱情的交纏著,呼吸聲如同舞鞋的敲擊。

舌尖探入她的口中,
像是紳士的手一般遞出共舞的邀請。

而她纖細的舌尖牽起那邀請,隨即兩人翩翩起舞。
即使是唾液的交換竟也能如此動人。


她將自己拋向了床上,
我僅存的理智驅使我爬上床將她壓在身下。

雙唇再次起舞,舞步彷彿為了催生慾望般熱烈。
我的右手探入她已半掀的上衣,感受著那富有彈性的身軀。

雙峰弧度如同美妙的滑步掠過舞池,畫出完美的半圓。

盈握在掌心,那因酒精而升溫的肌膚與我對話著。
向下探索,指紋在線條健美的腹部上停留數枚。

伸入短褲中,感受得到她散發出的熱氣,烘著我的手。
而我隔著內褲,用食指尖端抵著肉穴。


『濕了。』
『恩…想要你進來…』
『我去拿套套。』

從包包中拿出隨時都在裏頭的保險套。
慾望能夠激發潛能,我的衣服脫的比任何時候都俐落。
而她也在我褪去衣物時,將自己扒個精光。

如同一尊希臘時期的女神雕像,健美且細膩。

因為有跳舞的習慣,
Bessie的身上沒有過多的贅肉。
至少不像我一般。


每一個牽動到腰部的動作都顯露出線條。
我將早已脹滿的陰莖置於穴口,
等待著理智如同夕陽沒入地平線般消散。

她的吻就是號角。
喚醒了性慾的晨曦。

我將陰莖緩緩挺入那早已濕潤無比的陰道。


『唔喔!』


她的雙手在我的背上撩抓,
酒精使皮膚更加敏感,那些微的痛楚卻加重了我的慾念。

我擺動著下體,不斷的抽送著。

抽插的頻率不一,時快時慢。
唯一不曾改變的是她的淫叫…

在房間中迴盪著我的低鳴與她的浪聲。

聲浪撞擊到牆壁後,淫靡的反彈至我的耳窩。


『唔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喔!喔!啊!』


她的淫浪聲止不住如同熱在其中的舞者,
而舞池的聚光燈聚焦於床上的我們。

雙人舞的優美
雙人舞的強烈

我們表現得淋漓盡致,
我們兩人之間已沒有誰領導誰,
只因舞步早已共鳴。


『呼..喔…好爽…』

我將她的腿抬起,手緊緊的握著渾圓的臀部。
稍稍使力即可感受到彈性,
手感甚好。







鄉民都在看


鄉民說什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