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鄉民101熱門

搜索

[八卦] 罵人其實不簡單!有些字根本就不能變「髒話」~超認真髒話研究

[複製鏈接]

麥克達|發帖時間:2017-7-26 22:27:45 查看:1238|回復:0


許多人總是出口成「髒」,似乎已經成了口頭禪。
其實每種髒話也是有它們的故事唷!不是每個字都能成為髒話。
一起來看看「髒話的歷史」吧~
1500886091-6897-12.jpg
髒話,顧名思義就是帶著敏感字眼的、會羞辱冒犯別人的話,因為不純潔不乾淨,所以被定義為「髒」。

但是髒話或許原來並不髒。在聖經時代,拿國王的睪丸來宣誓忠誠不是什麼稀罕事。
1223年英國倫敦也有一條街道以Cunt命名,甚至在這個名詞之前還加了一個動詞「摸」Grope,叫Gropecuntlane。
如今這個和Fuck一樣被視為禁忌的單詞,在歐洲中世紀指的僅僅是「庸俗」。
日久年深,誰能想到它後來被定義成「女性外生殖器官」的意思,而這四個字母組合也漸漸揹負上了髒話的禁忌意味。
1500886091-3816-qe8DZd1.jpg
叫過Gropecuntlane的街在英國不止一條

不是所有的詞都能成為髒話
能作為髒話被罵出來,決定了這個詞必須觸犯禁忌或是有攻擊性,正常人都不會用「桌子」和「想」來罵人,因為冒犯不了任何人。

但是誰也不知道哪天又會冒出什麼新詞,好端端的話就被加上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意思。
使用的動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這些詞就不可避免地被越用越汙,無法直視了。
像「文藝青年」已經不是什麼好話了,「你好棒啊」拿來誇人已經不再單純,有很多字也被拿來當做動詞來用了。
1500886092-9424-s5F2d9B.jpg
髒話可都是有來頭的,與性器官和性行為有關的詞彙就最先躺槍。

東西方歷史上都有過森嚴的道德教化,因此我們往往會有這種觀念:性是隱祕的、見不得人,甚至有些下流羞恥的事情。
性器官和性行為就成了一種禁忌,不能隨便談論;如果不顧風俗禮教公開使用,而且還拿來指向別人,的確有很強的侮辱性。
所以我們現在所知的髒話中,這類詞一抓一大把,洋氣一點的有dick,pussy,cocksucker,motherfucker。
1500886091-7596-Po8iZrl.jpg
褻神髒話的產生也是同樣道理。

面對神聖至上的神靈或者上帝,恭敬崇拜到極致,恐怕連提起都是褻瀆,就像中國古代的名諱一樣,本來就應該放在心裡頂禮膜拜。
如果用這類詞罵人,恐怕是最惡毒的詛咒,什麼遭天譴、下地獄的後果,妥妥地等著你。
這類詞在受宗教影響比較大的西方比較多:Jesus,Christ,damn,Goddamn it,What the hell……
1500886091-4195-MzqvUXC.jpg
而用「屎尿屁」來罵髒話,更多是因為排洩物又髒又臭沒營養、不堪入目、人人嫌棄的悲慘命運。
這種人人熟悉的髒東西,很容易讓人有不好的聯想和反感厭惡的情緒,用來做髒話是再合適不過了。
所以你會聽到各種各樣的shit–bullshit,Holy shit,以及各種「放屁」、「狗屁」和「大便」和其他吃飯時候最好不要提起的詞。
1500886091-9081-H6fQsUf.jpg
而和女性、動物、綱常親戚、外來民族、智商有關的詞,因為帶著高低鄙夷的意思,能給人無比的優越感,所以也能被用作髒話。
父系社會存在了那麼久,男性掌握著話語權力,女性被貶低被定義,就算是傳統的倫理道德所不允許的性關係混亂。
髒水也是潑給女性,所以「婊子(bitch)」、「妓女(whore)」、「蕩婦」、「破鞋」罵的幾乎都是女人。
1500886092-1331-6pagsvK.jpg
而像雞、鴨、豬、狗、驢、烏龜、王八、癩蛤蟆這種「低等」畜生,也因為不受待見、被人輕視而經常出現在髒話中。
那些高階大氣上檔次的青龍白虎、麒麟鳳凰,爭著往自己臉上貼還不夠,怎麼捨得拿來罵人?
1500886093-5490-vyMAOQp.jpg
叫人「兒子」、「孫子」或「奴才」,罵娘罵爹罵祖宗,在輩分和地位上佔盡便宜,也能把傳統看重的宗族血統都侮辱個遍。
這樣的髒話說著當然能讓人暗爽。
1500886093-9006-w1i7NeF.jpg
拿外來民族來罵人,像英文的nigger(黑鬼)、thick lip(厚嘴脣)、broad-nose(大鼻孔),
中文的鬼子、棒子,也都是為了凸顯自己的優越正統地位。
1500886093-8349-SF1rxpv.jpg
表現智商碾壓的「蠢貨」、「白痴」、「神經病」、「傻逼」,恐怕已經成為很多人的口頭禪。
1500886093-8278-KMca5R0.jpg

髒話不是任何的時候都髒
雖然說髒話和一個人的素質有關係,但也不是一棒子打死;髒話一直沒法禁止,它的存在也是有合理性的。
而且語言一直在發展變化著,一些詞用著用著就變汙了,一些髒話用著用著,也有可能沒那麼髒了。
人家魯迅先生也說了:「我曾在家鄉看見鄉農父子一同午飯,兒子指一碗菜向他父親說:『這不壞,媽的你嚐嚐看!』
那父親回答道:『不要吃。媽的你去吃罷!』則簡直已經醇化為現在流行的『我的親愛的』的意思了。」
類似的,像「我操」這類和日常用語無縫對接的口頭禪,更多時候表達的是內心的驚歎吧。
「他媽的」也成為了厲害的代名詞,英語句子插入fucking,也能更能表達自己強烈的心情。
You are fucking a good man.
你他媽的是個好人。
Are you people fucking insane?
你他媽都瘋了麼?
I fucking couldn’t be happier.
我他媽真的太高興了。
髒話在電影、音樂、文學作品也有強大的存在感。
搖滾樂和髒話的親密關係就不多說了,Lily Allen的《fuck you》,歌詞也是無敵正義、「政治正確」。
髒話髒不髒,還是要看怎麼用吧,用好了也能像莫言那樣得個諾貝爾文學獎回來,當然他的高度不是我們隨隨便便就能達到的。
作為普羅大眾,平時要是遇到某些非得罵句髒話才甘心的場合,用其他文明用語來代替也未嘗不可啊~
與其說「真TMD爽」,不如改用英文「excited」,別人也是能秒懂你意思的。

文章轉載自:plays01.com




鄉民都在看


鄉民說什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