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鄉民101熱門

搜索

[美妹] 超正熟女幫我轉大人

[複製鏈接]

凡德賽|發帖時間:2020-5-18 10:20:50 查看:311|回復:0


aaaabhAyD.png

承上篇:超正熟女幫我轉大人 --------------------------

如果有人問我哪兩個字最能引起慾火,我那時的答案絕對不假思索的回答
“一間”


那就像是手中彩卷一碼一碼被電視上的主持人念出來一樣的欣喜若狂。
我的表情仍然表現得怡然自得,至少我這麼認為。



「走吧!小色鬼,等很久了吧?」
她走向我,那抹微笑像是早已看穿我的心思一般,是勝利的微笑。

「牽我的手,不然你看起來就像小狼狗。」
她輕柔的口吻伴隨著她遞過來的手敲打著我的心思。

我牽起她的手,手臂交纏著,我的手肘不停的磨蹭她的胸部與腰。
她身上的清新香氣不停傳來,我頭有點暈,另一個頭有點脹。
這道長廊不長,但感覺走了很久。



我是個科學家,我證明了慾望可以影響時間的流速。
終於到了房門外,鑰匙的轉動聲清脆,打開了兩扇門。
“房門與心門”



一進房門,我克制不住自己的衝動,從後面攬上她的腰,緊緊地貼著她的身體,
褲襠脹得難受,所以我緊緊地抱著她,試圖分擔注意力。


雙手不安分的遊走在白色蕾絲連身裙上,仔細感受她身體線條的起伏。


「唔嘶…真猴急…難怪…屬猴…唔…」
她的腳步帶領著我向前走,右手卻悄悄的遊走到了我的胯下,
隔著厚重的牛仔褲撫摸著早已隆起的山丘。
我吻著她的頸部,偶爾會被那一頭輕微波浪弧度的長髮阻撓,但我的唇是勇往直前的刀客
,快刀斬亂麻,唯一斬不斷的是似水的柔情。

她歪著頭,讓我的親吻更輕易的落在她白潔如玉的脖頸,而我的手早早放上了那對我覬覦
已久的胸部,恣意妄為的搓揉著,掌紋與蕾絲花邊擦出的火花不是最璀璨的煙花,而是她
一聲聲悅耳的喘息與呻吟。



「妳好香…」
「你很色欸…」

她停下我的動作,轉了身。
雙唇碰雙唇,熱吻就像塊巨石,為激情濺起了陣陣漣漪,
無法平息終究成浪花片片。
我們相擁,雙手則是無法控制的在彼此的背上抓著,
每當我的指頭掠過她那連身裙未能遮掩到的背部,
她就無法自拔的顫抖,輕喘不已。



她的雙乳在我的胸膛上擠壓著,那團柔軟打磨著我的耐性與理智,
如果原本是鐵杵的尺寸,此時早已變繡花針。
我們躺下了,或者說我將她壓上床墊,
我的身體是牢籠,將她禁錮在下,
激吻與游移的手掌是懲罰,贖她那名為過於惹火的罪行。



「唔…小色鬼…呼…姊姊先洗澡…」
她掙扎著起身,我則乖巧的點頭,坐在床上呆呆的看著她走進浴室。
不久,陣陣水聲嘩啦啦的沖刷著浴缸,我還是難以冷靜,有些激動得顫抖。
不管多少水聲都無法使我平靜,她殘留在我鼻尖的香味或許是元兇。


我走到了窗邊,打開窗戶點起了香煙,看著雨水打在樹葉上的模樣,
那一絲絲雨滴落下的節奏,終於開始冷靜下來。


「你在幹嘛?」
她的聲音從浴室傳來,浴室應該很空曠吧?那聲音彷彿從洞穴深處傳來一樣,
迴響在我的耳窩。


「抽菸~」
我扯開嗓子回答,還是沒能明瞭她問我在幹嘛的用意,
我猜想或許Giselle只是怕我無聊吧?


「進來。」
抱歉當個三心二意的男人,前述所提到的問題,我想將答案竄改成“進來”。



她那不是撒嬌,而是命令的語氣,反而讓這兩個字更加動聽。
我急忙將菸熄在菸灰缸。

我只怨這件襯衫怎麼這麼多顆鈕扣,牛仔褲為何這麼難脫。
褪去衣物的我急忙地走進浴室,看到Giselle在浴池旁泡著腳。

她的長髮盤起,露出細長皎潔的頸脖,她的背沒有任何的瑕疵,美麗動人的在面前展現。


腰身的曲線很美麗,纖細的腰有那麼一點點的腰間贅肉,
反而更接近了希臘那柔性的美,那側著臉的角度顯得有些嬌羞。
再加個貝殼我就可以命名眼前的畫面為《維納斯出浴》。



「就知道你坐不住,過來抱我…」
她嫵媚的聲線像是牛仔的套繩將我圈住,猛然的將我拽過去,
我裸著身子,從背後抱著她。

她親了親我的手臂,將頭倚上,
蹭了蹭我的手,就像缺乏關愛的寵物。
陰莖貼在她滑嫩的背上,相當難受…
它應該昂然而立此時卻被迫垂頭喪氣。



「好硬…是不是很想要姊姊的身體?」
「對…」
「來,泡溫泉吧!」
她動了動身子,將我掙脫後將自己浸到了溫泉池中。
我也踩入池子,坐在她一旁。
她很放鬆的倚靠著我的身子。
雙眼微閉的她不知道在想甚麼,但我知道我在想甚麼…


“這樣我會受不了的!!!”


溫泉池的熱度加上她柔軟的身體靠著我,我早已像隻煮熟的螃蟹一樣脹紅。
胯下的淫邪在池子底下漂浮著,像個倔強的人從來都不示軟。
我不斷拿毛巾擦著自己臉上的汗,否則眼睫毛不斷地垂下其實很癢。

她的雙乳在泉水中隨波蕩漾,我總是止不住的盯著看。
她張開眼睛,調整坐姿後,雙唇印上我的肩膀,我的脖子。
她將我的頭扳過去,吻上我的唇,我們開始熱吻。


舌頭纏繞的節奏美好的配合著泉水流動的聲響,
我們的嘴巴張開又緊閉,配合著對方的呼吸交換著唾液。
她的指尖此時在我的手上慢慢的滑過,
酒紅色指甲在肌膚上緩緩地留下一道嫣紅卻毫無痛楚,
反而激起了我所有的性慾。



我知道我很久沒說這句話了,但她此時的一切舉動都讓我感到
石!更!硬!!!



我感受到我下腹的酥麻,我偷偷的深呼吸,希望自己不要就這樣讓她牽著節奏,
但她此時卻將手握上了我的陰莖,開始緩緩地使力,慢慢的在池子裡套弄著。


「還是好硬…硬這麼久很不舒服吧?嗯?」
「恩…」
「姊姊這樣用嗎?」
「…」
她開始套弄著,另一隻手則是搓揉著那在池子下漂盪著的陰囊,溫柔的不像話。


「唔…哦…好硬…好棒……你的弟弟好硬…」
她刻意在我耳朵旁輕聲的說著,那一字一句都化作輕微的鼻息打在耳窩,
搔著心裡的癢,讓我的身體開始發軟。


「想摸姊姊哪裡…都可以哦…」
她像是滿意我的反應一般的給予我獎勵,而我也不是甚麼客氣的人,我的手印上了那雙嬌乳揉著,
偶而又將指頭捻著那堅挺的小黑棗搓揉,Giselle的淫浪聲越來越大,喘息聲越來越急。






鄉民都在看


鄉民說什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